一朵天边的花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鬼使]神都去死啊,老娘才是神!!!以上③


         永远的宗旨,甜不虐

         有私设,ooc属于我

          sunny小姐姐和恩卓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正文不会出现,番外小剧场可能客串(会不会写到那里还说不定=_=)

     “德华呀~这位是谁呀?~”虽然鬼怪也      不知道阴间使者在僵什么,但是能怼到他就好开心~‘糟糕,好像燃起莫名的胜负欲了呢。’鬼怪虽然这样想,但是却完全没有改的意思=_=“不介绍一下吗(笑)”
内心:‘1:0~’

     “介绍???谁、谁啊?有……人?!”柳·真·悲惨·德华吓得跳了起来,嗞溜一下就窜到了鬼怪的后面“有、有、有什么在吗?”“什么啊,叔叔——你不要吓我啊”柳德华带着哭腔说。
ps:心疼德华三秒钟,不能更多了。

     ‘嗯?’这次轮到鬼怪阴沉着脸看着一脸得意的笑的阴间使者,阴间使者内心:‘承让,1:1’阴间使者笑的特开心,与此相对,鬼怪他笑、笑不出来:)。

——————————————我是后来的分界线————————————

     后来,后来在阴间使者威胁了一通诸如你应该知道阴间使者的契约是什么,作为毁约的的代价我可以带走你身后那个人之类的话以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愉快(并不)的同居生活了:D。

[鬼使]神都去死啊,老娘才是神!!!以上②

            甜不虐是永远的宗旨❤

            很多人喜欢呢,受宠若惊jpg,我又更新了!

           有私设,恩卓和sunny老板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这里不会出现哦。

             互怼日常[手动笔芯]
.
.
.   
     又送走了一个将入轮回的人,阴间使者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这间无人进入的屋子弥漫着难以想象的静谧,甚至让人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光从窗子直直的洒进茶屋,洒进阴间使者的眼睛,像终于回过神来一样,他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抬起头,下一秒便消失在椅子上。

     树叶没心没肺的簌簌作响,枝干在微风里摇动,一个令人羡慕的无忧无虑的存在。

     阴间使者轻扶了下自己的帽子,他出现在了自己花了三百年时间攒钱才终于租住二十年的屋子,不为什么,只是想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即使是个空荡荡的连一张床也没有的地方,他不想待在茶屋里,那里、有时吵的让人厌烦,有时又静的让人忧伤。

     穿过门,阴间使者环顾着即将居住二十年的家,突然间,他感应到什么似得,抬头看去“鬼怪?!”“阴间使者?!”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是两个都不是人的生物异口同声的第二次见面,嗯——并不愉快的……= ̄ω ̄=

     鬼怪先生站在楼梯上低头看着阴间使者:“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是带着一顶没有品味俗气的帽子在这里?!”他瞪着眼这样说了。

     “哈?没品味?俗气?”阴间使者一脸的难以置信“你这个没有眼色的鬼怪,这里、是、我的家!”阴间使者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租凭合同强调着。

      “合同?”鬼怪做了一个枪的手势,阴间使者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已经来不及了“piu——”伴随令人喉咙与胃不适的口动音效(阴间使者视角),果然,合同着了……

      “啊,烧着了呢,不是什么重要的文件就好了呢~”鬼怪得意洋洋的看着阴沉脸的阴间使者╭(^ω^)╮。

     阴间使者看了一眼着着火的合同,淡定的将快要烧完的合同扔在地上“啊,不过是复印件而已,原件在中介那里,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请你,从我家里出去,没有礼貌的鬼怪。”阴间使者用没有起伏的语气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怒气╭(╯^╰)╮。

     这是战争!无形的硝烟环绕着,场面一触即发!!!

     嘎吱——伴随着开门声“叔叔,你在那站着干啥呢?”

     柳·富三代·其实很悲催·德华推门进到了无形的气场里,打破了僵硬的局面。

     硝烟的味道无声无息的散去……

     而阴间使者看到德华则不由自主的僵了僵,而他的不自在也被鬼怪察觉到了,见状,他挑了挑眉……

                                                         ——未完待续

     么么哒,感谢看到这里的亲,喜欢就请多多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你们的喜欢会让我更勤快更哒

[鬼使]神都去死啊,老娘才是神!!!以上

  
    只是想写一写互怼日常,甜不虐

     繁华的现代大都市,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熙熙攘攘的人流,没有人会对身边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多看一眼。

     夜来夜又去,日复一日,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而这一天,太阳将升未升之时,透过晨间的薄雾抛下缕缕微光,一身黑衣的人(?)与身着蓝色大妈外套的人(?)狭路相逢了,不得不说令人一言难尽的着装啊。

     太阳小心翼翼的探着头,路上行人不多且都对这两个奇装异服的人视而不见。

     不过这两个人似乎对于对方有不同的看法,就在擦肩而过的刹那,两个人同时瞥了对方一眼

     →_→
   
     ←_←

     ‘此人多半有病’

     ‘此人多半有病’
    
     嗯?顿住,转身,从上到下扫了对方一眼

     “阴间使者?”

     “鬼怪?”

     两重奏,疑问的句式,肯定的表情,或者说是面无表情的表情。

     “呵!”嘲讽笑

     “嘁!”瞪

     最后阴间使者先生先行败退,或者说是更急,转身离去,步履匆匆,以示自己真的很急。

     鬼怪则是看了看背后未营业的商场,在原地默默站了一会,找到了个早餐店,推门关门一气呵成回到了自己家,留下早餐店老板看着空荡荡的店疑惑不解。

     么么哒,喜欢就给一个小红心吧,会继续努力的[心❤]
    

[阴阳师][雪我]xxxxxxx新年十二点十连还是没有ssr有感╮╭

卸了游戏之后,来啊,快活啊233333真的有大把时光了,手机lo的排版简直ZZ
     

      我是这个寮里的第二个雪女,第二个的意思是说,只剩下我们两个雪女,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我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我的前辈雪女已经二一三了[笑]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她的技能未满,我还能存在,你一定以为我是四星的,大的、狗粮……并不是呢,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两星的雪女

      我能够轻而易举的记起,新年的第一天,24:00,

      我的阿妈,也是我第一眼看见的那个人,麻木而又厌烦的脸,我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我看见我的身后站了很多很多的r、sr,

      我是最后一个呢……

      这样一想竟然有些可耻的开心,真可怜那

      后来、后来呀,她很生气,我的阿妈很生气,她离开了,很决绝

      我在门口望着她没有回头的背影,也许有很久。

     ?……你问,有多久,我不知道呢,只是雪下了,又化了,我是雪女,一点都不冷呢

      只是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你回来的时候会把我喂掉吗?

      会的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两星的雪女呢

      可是还是祈求你能够回来,

      我希望、

      再、看一看你

[主灿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①

      主灿兴,有辰兴、边兴

      看题目就知道了的你的名字paro,私设多
   
      HE

      我在这里,你在那里,原来我们从来不曾相遇。

      雨下的好大,这座小镇总是下雨,平心而论,这雨下的是好的,是美的,石头做的房屋罩在细细的雨中,水雾弥漫,怎么能说它不美的,只可惜到底是司空见惯了。

      “哎”张艺兴叹了口气,快要放学了,雨还没有停,他没有带伞,但他却并非叹息这个。

      “艺兴,放学了,快走啦”边伯贤这样催促着,张艺兴这才反应过来,一抬头就看见边伯贤嘟着嘴不高兴(卖萌)的样子,和金钟大正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他们笑出了弧。

      “啊,哦!”张艺兴连忙的把书本塞进桌子里,快步出了教室,伯贤在最后把教室门锁上,扯了扯,确定没有问题,三个人就一起回家了。

       出了校门雨越下越小,慢慢的,雨停了,见状,金钟大收起了撑在自己和张艺兴两个人头顶的伞。

       伯贤瞅了瞅金钟大,的伞,金钟大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回了他一个笑容:^_^,……伯贤:(︶皿︶)╭∩╮

       阿爸委屈,但阿爸不说,伯贤一脸╭(╯^╰)╮的收起了自己的雨衣。

      ╭(←^←)╮边伯贤看了看张艺兴,没反应?于是(←Λ←)!边伯贤更加用力的看(瞪)向张艺兴,还是没反应,于是被打击到的边伯贤整个人都灰了。

      (理理我嘛,理理我啦,怎么不理我QAQ,伯贤不高兴,要兴兴亲亲抱抱举高高才开熏QAQ)以上为边伯贤心理活动,ps:一朵花整理版,伯贤:( ̄ε(# ̄)☆╰╮o( ̄皿 ̄///)

       与边伯贤不同的是金钟大笑的一脸春暖花开的样子和黑白灰色边伯贤的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张艺兴还是一脸的jpg.对于身边的暗流涌动丝毫无所觉。

      保持着这样微妙的氛围三个人到了分叉路口,像往常一样道了别,啊,除去边伯贤的声音格外有气无力、金钟大的声音格外温柔暖以外和往常确实相当一样了。

      满腹心事的张艺兴什么也没注意到,虽然平时反射弧极端长的他也注意不到就是了。

      不提剩下两个一起走的人是如何的……咳!总之张艺兴总算是到了家,打开房门,把自己摔在床上,张艺兴用胳膊挡住了眼睛,手臂下的眉头蹙成一团。

      渐渐的他进入了梦乡,只是蹙成一团的眉头并未舒展开来……

      “最近……好烦,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只是梦里有什么呢,很乱,记不清楚”    笔记凌乱一看便知是主人匆匆写下,从窗户那里吹来一阵风,笔记本飒飒作响,翻了许多页,内容有些许不同,只是无一例外笔记凌乱……

   

      火山还没来得及出来O_o,话说要不要加lay兴呢?

【嘟兴】嘟大大叫你穿秋裤


嘟兴已经在一起设定

众所周知,张艺兴是个直(?)……咳咳,讲错~

再来一次:众所周知,张艺兴是个穿的特别清凉的boy,尤其热爱老头背心和裸上身,并且不论季节-_-||。

当然,我们要知道,后面那个是迷妹们的墙裂要求,绝对不是某人蓄意撩妹。

对于某人的撩妹行为(喂喂!暴露了!),其实都暻秀并不是很在意,毕竟……迷妹们也只能看看233333╮(╯▽╰)╭

不过偶尔伪装吃个醋,听自家恋人用汽水音软声软语的告饶,讨些好处什么的,也是生活里的小情趣啦= ̄ω ̄=

只是最近都暻秀很是不高兴,起因是这样的:天气转凉了,暻秀买了十条糖果色的加绒秋裤给自家恋人邮去了彼岸的中国,然而,他并没有穿!没有穿!!

天气辣么冷,辣么凉,冻坏了怎么办!想到这里,都暻秀也坐不住了,自从得知张艺兴没穿秋裤,他就一直单方面冷战,但某个二愣子反射弧太长,楞是没反应过来,弄的他真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了o(︶︿︶)o

(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每次冷战都是酱,暻秀开始暻秀结束,然而兴儿并不知道他们冷战过,当然这也和冷战时间不超过半天有关系(^w^))

嘟——嘟——,响了没两声,视频就被接了起来。

“暻秀啊^_^”“艺兴︶︿︶”

标准的中文,别的不说,都暻秀‘艺兴’两个字相当标准。

看着都暻秀︶︿︶的脸,张艺兴就忍不住乐:“暻秀还在生气啊……”“没生气。”都暻秀面无表情-_-的打断张艺兴。

……这个样子说没生气谁信啊,就算是反射弧长到突破天际的张艺兴也不信。

不过不得不说直觉型小动物的第六感特别好用,直觉告诉张艺兴,此刻——顺毛捋!

于是,“暻秀啊,我订做几条一样的秋裤,我们一起穿,好不好”都暻秀还在面无表情jpg.呢,张艺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都暻秀反应过来,脸刷的一下红了,情、情侣秋裤!

虽说都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两个人穿情侣款的机会确实少,两个人虽然都是盘正条顺的偶像,但走的却是不同风格,而且牌子就那么几个,总能和别人撞衫,以至于还真没穿过几回情侣款,订做什么的,两个人又毕竟做着这么一份工作。
 
平时也没刻意想,现在一想,情侣秋裤,倒真心是个好主意。

几天后,张艺兴的秋裤到了,直接邮到了宿舍,凌晨刚到就被都暻秀抱了上去,轻手轻脚的进了自己的屋子,室友还在睡,不能拆箱子,等队友们都醒了,都暻秀又不好意思拆了,毕竟也不知道艺兴除了秋裤还都邮了什么东西(*/ω\*),(嘟大大你想啥呢←_←)

忙碌工作了一天,总算找到了个独处的时间,咔嚓嚓,暴力的打开箱子,张艺兴确实没有只邮秋裤,还有些吃的,不容易坏的特产什么的,不过并没有都暻秀想到的羞羞的东西。

把特产都拿了出来,灯光有些暗,看不清楚,都暻秀把秋裤,拿出来抖了开,惊讶的发现⊙O⊙:荧、荧光绿诶诶诶!!!打开另一条,还是荧光绿,最后都暻秀绝望的看着半盒子秋裤——都是荧光绿。

后来,

都暻秀还是穿上了荧光绿色的定制版秋裤,嗯,张艺兴也穿着。

情侣秋裤,超浪漫!厉害了!我的兴儿!话说糖果色的秋裤也没好到哪里去吧,厉害了!我的嘟大大O_o

[狗崽] 我和我的大腿(划掉)佬

不一定有后续系列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晴明阿爸不是非洲偷渡来的。

    他是一个纯粹的亚洲人,一个高尚的亚洲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亚洲人,一个脱离了非洲的存在!

    虽然和真正的欧洲人比不了,但是没有上进心的晴明阿爸hin满足“人生啊,圆满”抚摸着大狗子的头,我的阿爸如是说。

   “……”狗子默默推开了阿爸的手,又默默走开了。

    ……虽然狗子很冷淡,可还是把隔壁羡慕的够呛。

    隔壁脸黑黑的非洲晴明默默的蹲在角落含着热泪咬小手绢,听说由于特征太明显,非洲晴明又被开往欧洲的船给扔下来了。

    “啧啧,真是可怜啊”我,一个看脸的狐狸精如是说。

    虽然看隔壁非洲晴明倒霉很是有趣,但是小生也是有自己的烦恼的。

    前文就说了,小生的阿爸是个亚洲人,拜他所赐(绝对不是甩锅!),以至于小生的战斗力在狗粮与主力之间徘徊,说不准哪一天就被当了真·狗粮。

    小生还没享受够这个花花世界,还没有撩到大把的温柔美丽的小姐姐,还没遇见小生的命定之人……小生还不想死诶QAQ

后续不造在哪里,我已经是条废鱼了

[嘟兴](段子?)嘟大大告诉你们

勋兴背景板出没注意

    人啊不能闲下来,一旦闲下来就容易想些有的没的,嘟大大躺在床上,恍恍惚惚想着某次围观搅基现场失足入镜,兴奋♂的面红耳赤自己突兀的出现在绿色的poky棒后面……

    “呜……”扭头把自己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脸又红了,这次是羞的,‘黑历史,黑啊,是真黑啊。’

    ‘只是现在想起来……’‘那时候……为什么不是我呢’“呜……我在想些啥啊!!”这次把嘟大大自己埋在了团成团的被子里XD

    “人啊,果然不能闲下来。”最后纠结的嘟大大得出了这个结论XD